【ABO】一百萬的玩物(01)(限)

8月2日 11:45
01  我要一百萬    雲邦韓家富可敵國。   韓家祖先原本就是貴族,少數高貴的乾元世家之一。後人從商從政皆有之,事業版圖越擴越大,各式投資跨遍食品醫藥運輸商鋪娛樂業。家族本身血統優化加上錢多勢大,黑白兩道都有韓家人脈。   人說富不過三代。而韓家開枝散葉卻莫名團結堅不可催,以嫡長子傳家已第七代,至今仍家大業大,風華正勝。   韓家各族各分支都甘願聽命於嫡長子,除了倫理輩分嚴謹,主要還是因為韓家歷代嫡長子,都是當中能力最強的。歷代傳人從小性格堅毅穩定資質聰敏,到了分化期,無一例外的都分化成當中最優秀強勢的乾元,也就是現代稱呼的Alpha。     韓明修,二十七歲。他將會是第八代的接班人,他是嫡長子,也是宗族裡最優秀的Alpha。他站在金字塔頂端。   但是他有一個秘密,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   韓明修坐在俱樂部二樓包廂,身邊圍了一群人,王董李董什麼的,他不是很在意。這些人看的都是韓家臉色,韓公子出來玩,幾個人上趕著做東。有人推薦了這個新開的躍馬俱樂部,韓明修不置可否百無聊賴地去看了一下。想不到僅僅一眼,就看見了那個人。   那個該死的傢伙。   他瞇著眼瞪著那人,周身被玻璃反射泛著冷光。眾人隨他的眼光看去,發現韓公子隔著單向玻璃看出去,正看著在一樓舞池裡穿梭的一個服務生。   李嘉生眼色好,立刻叫來經理,要那人上來。經理不敢怠慢,立刻下樓找到服務生,將人帶上包廂。   韓明修緊盯著舞池,看著經理找到他,對他說了幾句話。服務生搖搖頭,甚至抬頭看了二樓鏡面玻璃一眼,神情滿是茫然。   經理哪管他願不願意,抓著人就走。夏野纖瘦身材,抵不住經理粗壯氣力,小雞一般被拎著上二樓,進了包廂。   包廂裡,韓明修收起冷厲的臉色,嘴角反倒浮起一絲笑意。看著來人,輕挑的上下打量,不懷好意。   夏野莫名其妙的被經理拖進包廂,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事,直到看見韓明修,一身冷意從頭罩下。   強大的冷杉氣息劈頭蓋臉淋下來,夏野撐不住,差點跪下去。   包廂裡都是Beta,照理說聞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韓明修釋放的太過強勢,氣味將夏野狠狠的包裹住。有幾個比較敏感的Beta,低聲的互相詢問:有沒有聞到什麼?大家一臉疑惑不明所以,以為是夏野帶進來的香水味。   夏野不是不被信息素影響的Beta。他是一個Omega。他是一個曾被眼前男人標記過的Omega。   他被短暫標記過,而後被拋棄。成了一個無主的Omega。   由於他跟韓明修過去的關係,夏野對於他的信息素毫無抵抗能力。此刻,他被粗暴的裹在高山冷杉香氣裡,溫柔不再,曾經令他舒服到要融化的香味也不再令他著迷。他只感覺到尖銳的寒冷,寒氣刮骨的劃過他的肌膚,他冷得牙關發抖,卻只能咬牙苦撐。   韓明修笑意不達眼底,對著夏野說:「你好,好久不見了。」一瞇眼,又加重了氣息。夏野腿一軟,扶著沙發跪坐到地上,一頭冷汗直喘氣。   眾人一看也明白了,就是個淫蕩的Omega被Alpha壓軟了腳,不屑的哼笑此起彼落。   韓明修也笑,他轉頭看了俱樂部經理:「這人今晚我買了。」   「哎哎哎,」經理疊聲應和卻也神色焦急。他不敢得罪大客戶,但是……陳經理看著趴在地上勉強撐著的夏野,心中閃過一絲不忍:「韓總,這人是服務生,他、他、不接客的。我怕他不懂規矩,壞了您的興致。」   哦,不接客?這是要弔胃口的老招了。韓明修搖搖頭:「不就是要抬價嗎?多少?一個不潔的Omega你敢開價多少?」   經理在旁邊冷汗直流低頭不敢說話,倒是撐在地上的夏野,奮力抬起頭:「一百。」他眼神迷離又帶著一絲倔強:「我要一百萬。」夏野喊了個莫名其妙的天價,要韓明修知難而退。但是他忘了,一百萬對於韓明修來說,有什麼好難的。   包廂裡的其他人聽到這個不識好歹的標價先是震驚了兩秒,然後集體哄笑了起來。是笑他恬不知恥的給自己標價,又笑他不自知行情的開了高價。   「你覺得你自己值一百萬?」在眾人恥笑中,韓明修饒富興味地問出這句話。大家覺得這個Omega瘋了,笑得更歡,就在這歡樂的氣氛中,韓明修說:「行,就一百萬。」所有人瞬間安靜,連夏野都驚訝得睜大眼睛。   韓明修站起來,粗魯的拉起夏野,夏野站不住,他直接將人甩上肩,扛著走出去。   樓上就有客房,韓明修扛著人進電梯,按了五樓。夏野的胃磕在韓明修的肩頭,疼得他幾乎要吐出來。他又走得快,幾步路大搖大擺地晃,晃得夏野頭暈腦脹。好不容易進了房,韓明修破麻袋似的將夏野拋在床上。   夏野氣都還沒喘勻,回頭看見高大的韓明修手指已經撫上領結、拉鬆,嚇得他連滾帶爬想要爬走,爬沒兩步,又癱軟下去。   Alpha毫無收斂的爆發,信息素像海嘯一樣翻江倒海,入侵對方每一處毛孔。   Omega幾乎要溺斃。   夏野十分的痛苦,他被韓明修的信息素包圍,全身虛軟無力,但是他並沒有發情。   他之前為了自保,在黑市找了強效抑制劑,抑制自己的氣味與發情期。但是效果太強,也並非合格安全藥物,他用了幾次,腺體已經造成損傷。   韓明修抓住夏野細白的腳踝,將他拉向自己,他疑惑的摸摸他頸後的腺體,以往夏野情動時,後頸腺體會脹卜卜的微微顫動,像飽滿的果實引人品嘗,馥郁的香甜味清新勾人,一開始是自然散發的西瓜翠衣清香,隨著情動,瓜味漸漸成熟,很香很甜很多汁,卻不膩人。     但是現在沒有了。沒有飽滿的果實,也沒有清香。韓明修乾燥的指尖壓了壓夏野的後頸,夏野打了個哆嗦,但是那裡依然乾癟癟的,有點泛黃的病態。韓明修仔細聞,勉強有一絲西瓜綿味,隱約還混著一點奶香。   韓明修皺眉,這不是他熟悉的味道,太淡了。情慾稀薄的讓他反感。   他粗魯的撕破夏野的衣服,扒下他的褲子,他將人脫得精光,自己卻衣著完整。   「你的Alpha呢?」他看著躺在床上瑟瑟發抖的人,視線掃過他每一吋肌膚:「他知道你出來賣嗎?他居然放你出來賣?」韓明修伸手去摸夏野,他瘦了,曾經優美的身體曲線都瘦成皮包骨,幾乎要能數得清皮下有幾根肋骨。   看來這幾年他過得並不好。很好。韓明修嘴角顯露了一個短暫的微笑。   「我、我沒有、Alpha。」夏野癱在床上撇過頭不看韓明修。他實在無法對上他的目光,那麼嫌惡、那麼輕賤。他深吸一口氣,試圖解釋:「我,我也沒有,賣。」夏野微弱的說出最後一個字,聽到韓明修輕蔑的笑聲,這才想起來他已經賣了。他剛剛以一百萬的高價賣給了韓明修。   夏野抿緊了嘴唇,有些委屈。   「沒賣?」韓明修俯身撐在夏野上方,手指捏上他的左乳,驟然發力。   「嘶……」夏野痛得倒抽一口氣,想要伸手摀住胸前,卻被粗暴地拍開。   手指還在揉捏,夏野擰著眉聽韓明修說:「乳頭黑成這樣,給多少人吸過了?」   「沒有,不是,」夏野想要解釋,但又止住了。韓明修也沒再問,他不在乎。他目光繼續往下看,蒼白乾癟的胸腹,往下是不濃密的毛髮與秀氣的陽具,此刻仍軟趴趴的臥在兩腿之間。   韓明修又瞇了瞇眼,手也終於離開那被揉捏得發腫的胸口,他壓住夏野的胯,伸手撥開遮住下腹部的一點毛髮,看見一道醜陋的疤痕。舊疤,但從癒合痕跡看來,還能看得出當初縫合的有多麼草率倉促。   這是生了?他居然還真的生下那個雜種。難怪他信息素混了一點奶香,那是哺餵過孩子的餘味。   韓明修原本壓抑住的怒火,忽然爆炸。   雖然這個人做的醜事他都知道,但親眼看見這樣一副瘦弱敗破的身體,還是讓他憤怒至極。   這就是你背叛的代價。     韓明修不願意再看他,伸手按熄了室內燈,房間內只剩下窗外微微的月光。韓明修的手穿過Omega柔軟的陰毛,抓住他的軟物,夏野抖了好大一下,卻沒能掙脫。   韓明修拉下西褲拉鍊,撥開底褲,早就發硬的陰莖從褲縫裡彈出來。他將夏野翻過身,讓他趴跪著抬高屁股,頭兒抵住穴口,似乎打算完全不做任何準備就要進入。   「等,等一下,」夏野微喘著驚呼。從他遇見韓明修、進入這個房間之後,就被他的氣味壓制的無力動彈。韓明修口舌狠毒、力大粗魯,夏野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想法,此時此刻他只想保護自己不受傷。他撐著一點力氣,想去搆床頭櫃抽屜,裡面應該備有潤滑劑什麼的。   抽屜拉開,裡面的東西現出來。韓明修就著微光看清,他愣了一下。他倆以前在一起的時候,何時用過這些?不過今非昔比,是該戴的。   韓明修哼笑了一聲,拿起一個方形小包裝撕開,幫自己戴上:「你以為我敢不戴套就進去?」說完不給夏野任何心理準備,直接捅進去。   不知道是因為韓明修傷人的話,還是因為身後劇痛,夏野嗚咽了一聲之後就軟下去,連跪都跪不住。   韓明修扶住夏野的腰,很艱難的發現幹不開。夏野很緊是一回事。但是通道乾燥到窒礙難行,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韓明修慢慢覺得不對。夏野是一個純正的Omega,即使沒有任何事前準備,光是信息素的刺激,就足夠誘使他發情。夏野對他又極其敏感,韓明修若是忘了特別克制,光是呼吸間無意露出的氣息,都會讓毫無防備的夏野濕淋淋,清香可愛的西瓜甜味會瞬間溢滿房間,跟他的冷杉糾纏出另一種催情香氛。   那時,韓明修打完球會跑去夏野租的小套房,藉口渾身是汗,要求借個浴室洗澡。故意不收斂的氣息,總在韓明修一踏入屋子,就讓夏野目光迷離臉紅心跳,等到他洗完澡出來,夏野已經濕得無力,躲在書桌後面坐著,緊緊夾著腿偷偷摩擦忍耐,他大眼睛眨呀眨,害羞又可愛的無聲譴責韓明修的逗弄。   相識那年,夏野大一,十八歲,應屆榜首。而韓明修因為過去求學連跳兩級,二十二歲的年紀已經研二。信息素適配度高達88%的兩人,在校園裡憑著身體本能尋到對方後,再也分不開。花季雨季,是最美好的年紀。一個嬌一個寵,同門學長學弟高材生,是當時校園裡最暖的風景。   曾幾何時物換星移,二十三歲的夏野粗糙乾枯,二十七歲的韓明修滿心怨恨。   滿心怨恨的韓明修明知道現在夏野的身體出問題,但他不想管。當年那個讓他嬌寵在心尖上的人已經不值得。現在身下這個,是他花了一百萬買來的玩物。   他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韓明修不管窒礙難行,他堅持抽動。從一開始的艱難,到後來慢慢有黏膩的液體潤滑,他抽的越來越快速。身下的人繃緊了身體縮成一團,屁股卻藏不起來。那一段從腰部開始就被箝制住,像跟Alpha的陽具長在一起似的,即使韓明修捅進去又退出來,卻始終沒有離開Omega的身體。   夏野很痛。他用盡全力將自己縮成一個胎兒的姿勢,緊緊抱著自己,咬著牙忍受,堅決不發出一點聲音。他全然沒有一絲快感,乾癟萎縮的性腺體在頸後無力的發麻,卻徒勞無功的釋放不出什麼,他的陰莖依然軟著,臀肉被沒褪下的西褲硬挺的布料與拉鍊磨得破皮出血,軟穴被用力擊打,次次都撞到生殖腔口。   腔口是緊閉的。又因為Omega沒有發情,腔口的肌肉更是緊繃到沒有彈性。韓明修的次次衝擊,都像要直接破門而入,夏野疼到冷汗直流意識模糊。   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暴力侵入。以前他倆在一起的時候,雖然夏野也總是被韓明修弄得哭唧唧求饒,但是那是爽哭的。他何曾在他手裡疼過半分?不管韓明修再怎麼飢渴難耐意亂情迷,也始終顧著夏野,捨不得讓他有一絲不適。他是一個非常強悍有力又溫柔體貼的紳士,永遠為夏野收斂他的獠牙趾爪。可現在獸性爆發,Alpha將要撕碎Omega。   夏野生理上痛不欲生。而施暴的人,是他曾經的Alpha,他深愛到一半卻遺棄他的人。被驟然拋下的惶惑、被強迫的屈辱,加上千百萬分的委屈。   生不如死。   他從來沒想過當他們再相遇的時候,會是這樣糟透了的情況。   不就是不愛了嗎?   夏野從心裡冷到體外,明明是一場激烈的性交,韓明修大汗淋漓,但夏野的身體卻反常的冷得像冰。韓明修再怎麼失去理智,也知道非常不對勁。   他停下來,退出夏野的身體。被強迫跪著的夏野整個側翻倒在床上不停的發抖。韓明修生氣的扒了扒頭髮,說:「這就是你一百萬的服務?老子還沒洩出來……」他擰著眉吐了口氣,陰莖還硬邦邦挺著,可看夏野的情況是沒法繼續了。他隨手拔掉套子丟進床邊垃圾桶,套子弄得手濕黏黏的,他不耐煩的在自己褲子上擦擦,然後將小韓塞進褲子裡,拉上拉鍊。   夏野仍然維持一樣的姿勢,一樣不停的發抖,韓明修把被子丟在他身上,也沒攤好,就一坨被子壓在夏野頭上,一雙細白的腿還露在外面抖著。   「我告訴你啊,還沒完,」韓明修惡狠狠地說,他從地上撿起夏野的褲子,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手機,輸入自己的手機號,撥出。他看見夏野手機上,自己的號碼還在,仍是那個熟悉的稱呼:大韓。而自己手機裡,早已經沒有小夏。   「……」韓明修頓了頓,說:「我花錢,就要玩夠本。今天我放了你,下回我打你電話,你必須立刻出現。」他將手機丟回床上,壓聲威脅:「不然,你也不希望爺爺知道你出來賣的事吧?」   夏野終於有反應,他似乎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半個人蒙在棉被裡,嗚嗚咽咽地抽氣。   韓明修站在床邊看著他哭得悽慘,應該要解氣的,但卻越發煩燥。   他甩甩頭,轉身離去,將夏野一個人留在那個嫖房。   關上房門的那一刻,他聽見夏野大聲哭出來,朝門外生氣的喊:王八蛋。   你才他媽的王八蛋。   韓明修的助理一直等在門外,聽到夏野的怒吼,心裡一驚。這個Omega好大的狗膽。他擔心的看向主子,只見韓明修面無表情地走開。   韓明修疲憊的回到家,管家迎上來,看著他皺巴巴的衣服,膽戰心驚的問:「這是怎麼了?少爺,這是血嗎?您受傷了?」韓明修低頭看,鐵灰色西褲上有深褐色的髒污痕跡,他搖搖頭:「我沒受傷。」這不是我的血。   他直接回房,脫了褲子拿起來仔細看,褲檔、拉鍊,都有血跡。自己的深色內褲也濕濕的,他伸手搓揉布料,再攤開手,手指上全是暗紅色濕痕,低頭看下身,就連毛上也有些濕黏。這是流了多少血才能沾成這樣?難道剛剛的濕潤,並不是他情動分泌了,而是出血?   流血就流血了,一個大男人,就算他是個Omega也不會流點血就死人的。韓明修恨恨的丟下褲子,進浴室去洗澡。   (待續......)
再秀個封面.......嘿嘿嘿.....
愛心
43
.回應 18
共 18 則回應
我又可以光明正大的吐槽韓總了 韓總吃矢ㄅ (文言文小常識,矢=屎)
B1 唉......這個韓總....應該是我寫過最顧人怨的主角了😂😂
致理科技大學
看這個之前我是不是應該要先去了解一下ABO啊 (沒接觸過這類的! P.S. 我想用個卡稱″想太多女子″,之前留言沒用,突然要換,怕月光或其他人不知道我到底是誰,會覺得我怪,所以一直沒換(等等 會不會是我想太多了!!) 哈哈哈 不管了 用就對了
B3 哈哈哈,好的,我現在知道了,我會記得你的!!想太多的女子😂😂😂 ABO真的是一個有趣的題材唷!可以看看💕👍
中國醫藥大學
abo+虐文 完全就是我的愛 讚啦
正修科技大學
喜歡喜歡!
B5 這篇好像真的蠻虐的😂😂 虐到人神共憤,小天使要求BE,還禁止開車😂😂😂 月光文是蠻常被要求BE的啦,但是ABO文被禁止開車😂😂😂😂 月光深感榮幸(咦? (已經不要臉的把挨罵當稱讚了😂😂) B6 謝謝喜歡,繼續來支持唷😘
那會是HE嗎哭哭
B8 那就要看你對HE的定義啦!😂😂 總之月光寫的是:他們兩個最後有在一起的那種HE。 不是小天使要求的:他們兩個人分開,韓攻自己去死的那種HE啦😂😂😂😂 (沒辦法,大韓實在太不得人緣了😭)
太棒了👏👏👏
B4 哈哈哈哈 😂😂 但這真的太虐了啦…… 月光為什麼都要虐主角啊 我不行😭😭 我要甜文
B11 當然要虐主角呀,虐配角有什麼意思😂😂😂 對了,月光現在正在米國度連載的文就是甜文喔,裡面的主角就是一百萬這篇裡的配角唷⋯⋯ [尖刺上的玫瑰]🌹 很甜哦⋯⋯(我自己這麼覺得啦😂😂)
所以是商誌還是個誌? 我要買爆~ 等月光的消息
國立嘉義大學
完全大愛虐文啊~~ 再加上ABO 完美!! 這絕對是要開車的😂😂😂
這則回應已被本人刪除
8月3日 12:02
這則回應已被 Dcard 用戶檢舉含「廣告、商業宣傳之內容 」的內容。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雖然喜歡ABO題材,但不是很愛虐文阿😭
B17 試試看?雖然虐,最後HE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