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成功大學

男人不一定是潛在的罪犯,但女人卻活在性暴力的恐懼中

3月23日 11:47
大家都知道,女生們其實也都知道並不是所有的男性都是罪犯。 N號房事件的關聯者是26萬人,難道女生們是因為數學不好、沒有計算能力所以才覺得所有男性都是罪犯嗎? 台灣確診人數才一百出頭,但所有人已經戴著口罩生活,販賣店的物資被瘋搶,還有各種停課停班的連署,一百多人佔全台兩千萬的多少比例,大家就開始這樣警惕防備,更何況是26萬人呢! 韓國人口才5147萬,26萬看起來好像很小,扣掉15歲以下人口14%,就算老人不扣,男女比給他算1:1就好,15歲以上的男人大概有2213.21萬人,26萬佔其中的1.17%。 你覺得多嗎? 你認識的男人有沒有超過100人,多嗎? 註冊一個帳號需要五千台幣(大約5200台幣),連網飛帳號都各種共享了,我不相信這種東西會這麼乖一人申請一支。不是繳錢就能進去,中間要上交什麼東西可以自己去了解。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對色情也應當一樣。對色情的慾望是合理的,但是脅迫、強姦、虐待,甚至對未成年做出這種事,恕我直言,天理難容、罪大惡極。為這種垃圾人辯護,是同等的垃圾。 如果覺得男性風評被害,就別沉默,沉默就會被別人代表。保持沉默在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就是默認嗎,不就是沆瀣一氣,蛇鼠一窩嗎?請問哪個男性沒有女性親友?好,就算你沒有,作為一個人,而不是一個畜牲,是不是也應該對這種惡劣下作齷齪甚至違法行為說NO呢,而不是一句輕飄飄的,反正我不是。 《82年生金智英》裡面,男同事發現廁所偷拍女性事件,第一反應是告訴女朋友小心,而不是報警。這件事也是,第一反應是「我沒看」,而不是「這是犯罪!」 他們認為針孔不是他們裝的,拍攝者也不是他們,只不過是在一個任何人都可以瀏覽的網站上看照片,就被當成性犯罪者。但他們明明就在傳播照片、助長犯罪,卻完全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麼不對。 我們什麼情況下會沉默?覺得受害者的苦痛與自己無關,甚至不覺得這個行為是傷害的時候。什麼情況下會不願意承認偷拍別人的身體是不對的,沒有經過同意把性愛影片放到網上是不對的,沒有經過同意與他人發生性關係是不對的?覺得這些正常甚至覺得自己只是喜歡看,又不是行動的那個,無傷大雅。我們周圍可能沒有很多真正傷害別人,傷害女生,甚至是孩子的人。但是我們周圍有很多覺得這一切都是正常現象的人,而恰恰這些人會讓我們覺得,當自己成為受害者的時候是不會受保護的。 ◎ 有一句很好的話可以解釋兩個性別的想法差異, 「男人不是潛在的罪犯,但女人是潛在的受害者。」 當有事情發生時,其他男人選擇沉默,那我們只好真的把所有男人都當強姦犯了,生活經驗和生存教訓告訴我,對每一個男性保持距離和警惕之心有益無害。 就目前而言,對男性產生信任危機真的無解, 女孩子們比任何人都希望自己身邊的男性不是罪犯。當你們在委屈地狡辯時,女孩子們卻可能在廢墟般的生活中顫抖著雙手祈禱身邊的男性不是那樣的犯罪者,祈禱身邊的親人、所愛的父親、弟弟、哥哥不是那樣的人渣。不是只有你們覺得委屈,我們的生活也已經毀滅了,在那個瞬間我們都已經成為了受害者。不小心點開的?別搞笑了,進過房間的人都是罪犯。
更新03/25 15:51 留言我都有看,但是回的比看得慢,我還是統一回一次自己看下來的想法就好。 發文的原因主要是長期從這種社會案件底下看到的留言,又發生這次事件覺得更加憤怒,心裡有太多問題,為什麼像這樣的案件粉頭的留言數量會遠大於藍頭,為什麼偶爾看見藍頭,卻在求外流的照片影片、在譴責受害者,出聲撻伐的不是沒有,但數量少的讓人覺得難過。如果點開貼文的的男性總共100人好了,10個譴責加害者,10個求外流,10個譴責受害者,70個沉默,那沉默的男人到底想表達什麼?我們又能從你們的沉默看到什麼? 首先, 我還是看見很多藍頭站出來,說自己有連署,或者一起罵那些討影片的人,留言幾乎都不比那些反駁我的人長,但是看下來是安心的,這裡先謝謝你們。 我所說的不沉默,或者在留言藍頭所說的為自己澄清,其實不需要你們做太多事,就只是站出來說,這是不對的事情,希望你們可以像反對我一樣站出來反駁做錯事的人。 第二, 關於文字過激。 真是抱歉我沒有在表達自己情緒的時候顧慮不到另一個性別的情緒。 真是抱歉我使用了從小到大被告誡的方式來告誡男性。 「希望」你們未來可以多表達一點對犯罪的不屑。 第三, 關於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貼標籤。 認識一個人像是在摸一個不透明的抽獎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摸出來的確認過的留著,當然也可以摸出來丟掉(x),箱子分成很多「男人」「女人」「基督徒」「台灣人」,要去認識特定族群的一個人,基本就是在抽。 當然我們不應該對任何人有成見,男性也有好人,只是我未來不會抽這個卡池而已。 最後, 這次事件讓我困惑有些人期待的社會模版究竟是什麼模樣的? 有些人甚至連女性感到恐慌這樣的概念都無法接受,更無法接受女性防備所有男性這種事,對他們來說這樣等同是預判他會犯罪,太偏激了,根本就是仇視男性。 可是女性不防範就可能受害,如果受害,又會被人說「為什麼不小心」 到那時,他們難道會出來反駁嗎? 還是說出來反駁會讓他在男人的小圈圈很難生存,大家應該要體諒他的難處?
愛心
1000
.回應 224
熱門回應
義守大學
n號房事件 我為女性感到難過。我也是有女性朋友的人,要是有朋友發生這種事也同樣會感到氣憤。 但加害者受害者不分性別,metoo事件也搞得男性人心惶惶,人人生怕自己可能成為有心人士操作下的犧牲品。metoo事件同樣有人受害,但同樣男生也可能因為metoo而受害。而加害人就可能是女性。男生也是潛在的受害者啊。 作為一個男性,這種把男女性別分開來講的句子,還特定強調某個性別是潛在受害者。完全否定某個性別不可能成為加害者的可能性。卻保留了我的性別的成為加害者的可能性。我無法接受。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我覺得,帶著XY染色體的成年人們也不必趕著委屈,也不必把受害者和加害者的性別互換,對現實中的事件不去撻伐,反而說我們的言詞過激,如果覺得身為正常男性的自己被冤枉了,就去做一些讓別人對你改觀的事情。 你如果覺得N號房噁心,就反對他,難道因為男人都沉默,你就動搖嗎?日常看到男性汙辱女生就站出來,實際去做一個「我不是這樣」的男性,而不是眼看著女生被欺負,然後在網上大談「怎麼可以一竿子打翻所有男性?」是人都知道,一定有正常的男性和女性,但是傻缺太多了,多到足夠摧毀世界,想讓人相信你什麼,就不要提他,就像如果男性都在此刻跑出來說「我們才不是這樣」「我很尊重女性」 沒有人會真的相信的,你們要用行動去證明,而不是打嘴砲而已。二十六萬的禽獸證明了世界的殘酷,你為什麼還妄想用幾句話推翻現實呢? ◎ 我想了想才發現你是要把這件是歸類為惡意傷人,只是受害者都是女性。那難道是男性的時候我們就不憤怒嗎?我們首先是人,然後才有性別之分,結果這次事件爆發出來之後,一部分男人的態度卻是維護自己的性別。 新的標題可以改成「男人不一定是潛在的罪犯,但女人卻活在性暴力的恐懼中」 ◎ 我想說的應該更多,多數男性只是沉默,因為實際感受不一樣,兩位站在一個男性的角度說出這樣的話我不奇怪,但我沒辦法,因為我恐懼,那26萬人的透射可能是我身邊擦身而過的每一個男人。 你共情不到女生的恐懼和憤怒,我們自然也共情不到你的委屈,說到底悲喜不相通,現狀又無法改變,就只能這樣了。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b3 我想問一下,你是覺得自己沉默就被罵覺得很委屈嗎?
共 224 則回應
義守大學
n號房事件 我為女性感到難過。我也是有女性朋友的人,要是有朋友發生這種事也同樣會感到氣憤。 但加害者受害者不分性別,metoo事件也搞得男性人心惶惶,人人生怕自己可能成為有心人士操作下的犧牲品。metoo事件同樣有人受害,但同樣男生也可能因為metoo而受害。而加害人就可能是女性。男生也是潛在的受害者啊。 作為一個男性,這種把男女性別分開來講的句子,還特定強調某個性別是潛在受害者。完全否定某個性別不可能成為加害者的可能性。卻保留了我的性別的成為加害者的可能性。我無法接受。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
國立政治大學
搶佔受害者地位就等於搶到道德高點了,連沉默沒意見的男性都想譴責,不就只是仇男而已嗎?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b3 我想問一下,你是覺得自己沉默就被罵覺得很委屈嗎?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B1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標題打到你了,我不擅長命名,你可以提出更好的標題出來參考一下。
義守大學
B5 給你參考一下 「女人也可能是加害者,男人多可能是沈默的潛在受害者。」 你不只打到我,還打了所有男性。 受害者跟加害者,用性別去概括分類,那就是淪為性別刻板印象,也不再有平權的討論空間了。 剩下的我B1都講了。
國立政治大學
B4 不是我個人的問題,很多人可能不清楚也不關心這個事件,他們沒有任何過錯。 一件事情,我們自由的人可以展現三種態度,贊成,反對,無意見。 而在你的論述中,你把除了贊成你之外的其他人都打成加害者,這比一言堂還要過份,連不表態都要被責難?這種想法很獨裁。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B6 那這裡想再問問你的標題跟我的內文有什麼關聯?又或者說在N號房事件裡,沉默的男性受害者在哪裡呢? 我知道男人也可能是受害者,沉默到不知道有多少基數,因為本文就是建立在N號房案件為前提做討論,他很明確就是一個受害者全部都是女性的事件了,如果以這個案例為前提再談男性也可能是受害者,是不是有點跑題?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b7 發聲是需要極大的忍耐力的,要承受各種各樣的解讀,有很多人在消息不清楚的條件下不會擅自表達觀點,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也說了,沉默就會被表態,選擇了這樣的自我保護方式,結果是現狀不會變好甚至可能變得糟糕。我沒有反對你沉默,沉默是一種極端環境下無可奈何自保的方式。而你到底是怎麼樣的沉默,也只有你自己知道而已。 正常人不該默許這種行為,也是基於此點,默許是比沉默更深一層的,不僅沉默,還認可這種行為,其實大家都本該知道這是錯的,任何一個有道德法律意識的人都不該去做這件事,而爆出來數量龐大的群體確實在暗中實施這件惡性,他們收看、交錢,並沒覺得有什麼不對,這是在挑戰公正俗良的底線,是犯罪的幫兇。 但是默許跟沉默之間的線,只有你自己清楚而已。 有很多正直的男性打心底唾棄熔爐、素媛這樣的事情,也許你也是其中一個,那麼為了不讓你們中的害群之馬掩蓋你們的努力,才更應該站出來表態吧。 這是我的想法,也許你還是覺得我獨裁吧。
義守大學
B8 要說有關聯,確實牽強。不過我想你也很難接受這種標題吧。我也不能接受你的標題。 以n號房事件來說女性的確是受害者,但你是嗎?你不是。如果要說你是潛在的,大家都有可能啊。小至1歲大至屍體都可能成為性犯罪的受害者。 我說過。n號房的事件是一件令人難過氣憤的,你今天說這些受害者是受害者,沒問題。但如果今天性別轉換。所有受害者為男性,而我打了一個標題: 「女人不是潛在的罪犯,但男人都是潛在的受害者。」 這說法對兩個性別,公平嗎? 這是我一直以來的論點。我並非在以n號房事件為基礎,而是以你的標題以平權為基礎提出我的論點。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B10 其實你給的標題拿去讓傑克船長的演員用我覺得很合適,這裡沒有採用單純就是因為它和我的內文沒什麼關聯而已。 如果真的有如此的案件,我絕對會用你的標題,只可惜事實並不是如此。 如果你真的只想討論標題而不是內文的話,「我知道你的論點,感謝你的意見」,我只能這樣回覆你。 ◎ 第二段的論述,如果你的主張是所有人都是性犯罪的潛在受害者,會引出甚麼樣的結論,是要無視其中性別比例的差距嗎?
義守大學
B11 針對第二段就好 所有人都可能是受害者,也可能是加害者。 沒有一個性別應該被貼上標籤。 性別比例有所差距就能貼標籤? 那麼,職場上女性比例低的,我也能給與女性無能的標籤嗎? 女性可能不是無能,但是在高位的男性們都是憑實力得來的。 這樣說,你覺得對比現實有合理嗎?能接受嗎?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我覺得,帶著XY染色體的成年人們也不必趕著委屈,也不必把受害者和加害者的性別互換,對現實中的事件不去撻伐,反而說我們的言詞過激,如果覺得身為正常男性的自己被冤枉了,就去做一些讓別人對你改觀的事情。 你如果覺得N號房噁心,就反對他,難道因為男人都沉默,你就動搖嗎?日常看到男性汙辱女生就站出來,實際去做一個「我不是這樣」的男性,而不是眼看著女生被欺負,然後在網上大談「怎麼可以一竿子打翻所有男性?」是人都知道,一定有正常的男性和女性,但是傻缺太多了,多到足夠摧毀世界,想讓人相信你什麼,就不要提他,就像如果男性都在此刻跑出來說「我們才不是這樣」「我很尊重女性」 沒有人會真的相信的,你們要用行動去證明,而不是打嘴砲而已。二十六萬的禽獸證明了世界的殘酷,你為什麼還妄想用幾句話推翻現實呢? ◎ 我想了想才發現你是要把這件是歸類為惡意傷人,只是受害者都是女性。那難道是男性的時候我們就不憤怒嗎?我們首先是人,然後才有性別之分,結果這次事件爆發出來之後,一部分男人的態度卻是維護自己的性別。 新的標題可以改成「男人不一定是潛在的罪犯,但女人卻活在性暴力的恐懼中」 ◎ 我想說的應該更多,多數男性只是沉默,因為實際感受不一樣,兩位站在一個男性的角度說出這樣的話我不奇怪,但我沒辦法,因為我恐懼,那26萬人的透射可能是我身邊擦身而過的每一個男人。 你共情不到女生的恐懼和憤怒,我們自然也共情不到你的委屈,說到底悲喜不相通,現狀又無法改變,就只能這樣了。
義守大學
B13 傻子真的多。謝謝你提醒了我。多說無益。 就因為那26萬個禽獸,我就要證明自己。 就因為我帶有Y染色體 ,所以我要證明我的清白。 可憐吶。
國立政治大學
B13 所以說,為什麼你是要求那些無辜的一般男性去證明他自己,他莫名其妙被懷疑以後還要努力證明自己不是妳們口中那種人?證明自己沒錯永遠是最困難的。 為什麼不是讓大家別亂貼標籤,別把統計數據直接套用到個案,別無憑無據的假想揣測他人的人格?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當然要不要自正自清都是你們自己的事啦。 其實原因很簡單,我不認識你們,多數的女性也不認識你們,但是你們說的話卻會影響背後的印象。 說得更明白一點,對將所有男性視作潛在強姦犯這件事,很多男性的想法是:「女性只是被性侵或者失去生命,但是我們失去的可是作為正直男性的名聲啊!」 那可真是委屈你們了呢。 ◎ 這個時候遠離男性能有什麼壞處呢? 如果新聞也沒有女人因為感情糾紛被情殺,沒有婦女被家暴,沒有未婚少女被繼父性侵懷孕,沒有女性因為職場問題被資遣,沒有未成年少女被逼迫當性奴,我現在可能也不會這麼憤怒吧。
國立政治大學
B16 你自己開了個地圖炮貼男性標籤,然後又要求別人自己證明自己的清白,希望把標籤撕下的時候妳倒是先動怒了?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我一直都很憤怒,都2020了還這麼多破事。我比較奇怪的是你們怎麼能不生氣? 你們藍頭真的認為證明自己的清白這麼難嗎? 在鍵盤上敲出,「怎麼累積了26萬人了才有一個記者去報警」,甚至簡單兩個字「畜生」,都可以讓女生覺得正常的男性比自己想像的多。 但你們沒有,比起譴責畜生的行為,你們沒有表達過對這個事件一絲一毫的嗤之以鼻,只是一窩蜂跑出來留言「不要一竿子打翻男性」,真的真的沒有人會相信的。
國立政治大學
B18 你可能沒有抓到我在乎的點,為什麼是由被冤枉的人來證明,而不是教育大家不要亂冤枉別人?這是是非的問題,邏輯上類似不自證己罪原則。 為什麼妳們隨便貼了標籤去叫人澄清,怎麼不控制一下地圖炮跟貼標籤的行徑?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 財富與稅務管理系
嗯.. 我覺得標題還好,說白了女生若是發現這個事情會不吭聲嗎,我想不會,不論是同理心還是站在女性角度都會為被性虐待的人難過及憤怒,譴責主犯以及共犯(指繳費看影片的人,覺得這沒什麼反正不是我認識的,看一下發洩也沒什麼),另外針對標題我想問題是收會員肯定是收男生(會有女生想看性虐待暴力非法影片而不是a片的可以留言提出來T_T),所以女性為潛在受害的我可以認同,而沉默的男生會被視為默許這樣的行為...這有點兒難評斷,也許或多或少他們看過類似的影片所以不會發聲又或者覺得這不是發生在自己周遭認識的=..=但我想有男生站出來譴責這個事件的主犯跟觀看者的確會讓女生認為還是有正常且有同理心存在的男生,不過也不用說要站出來,就是個值得討論的議題,換起一些觀念。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族群之中有畜生,我把它指出來,說你們應該做一些事情挽救自己族群的名聲,不然你們整群都會被那些畜生拖累。
國立政治大學
B21 那就是另一個問題了,族群中有好人也有壞人,可是你卻抓著壞人來指責整個族群,還要把澄清的責任推給整群人。 為什麼不是請你們停止以偏概全的想法呢?
國立東華大學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26萬個加害者讓女性覺得人人自危,而周圍的男性不願意發聲,會加劇這種氛圍。 與其承受自己的照片被po上網路的風險去相信男人,不如遠離男性吧。 如果這樣對你來說叫做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話,為什麼不呢?
原PO - 國立成功大學
當有事情發生時,男人選擇沉默,一些男人反過來指責女性,卻沒有人願意實際做出什麼改變,「那我們只好真的把所有男人都當強姦犯了。」 生活經驗和生存教訓告訴我,對每一個男性保持距離和警惕之心有益無害。 就目前而言,對男性產生信任危機真的無解。
高雄醫學大學 心理學系
不知道沒有標記 男生們會不會看到 可以理解你們的委屈,畢竟你們什麼事都沒做。(好我其實「嚴格」來說不知道你們是否做了什麼事) 但女生的生活裡,的確是被教育從小就要小心的,爸媽告訴我們晚上不要太晚回家;衣服穿的露肩膀多了一點就會被媽媽說在外面要小心;晚上走路的時候後面有人跟著我,即便他可能不是真的壞人,我也是會很緊張;一個人走在地下停車場的時候,其實是很害怕的。 因為對上一個男性,從生理來說,我可以說是無力反擊,大部分男生的力氣跟女生的力氣相比,真的要動手的時候,我想大家都清楚。 這就是我們現在接受的一切,我們有各種莫名其妙廣大的恐懼。 我也不想以偏蓋全,我知道這樣對我的男友、爸爸、弟弟都很不公平,但是有個問題是我擔不起受害的風險,我連一次甚至是未遂的性騷擾、性侵害都不想遇到,於是我必須要避開會讓我有危險的人,希望這樣你可以理解我們的恐懼。 信賴不是只是嘴上說說就可以產生的,就好像出軌的人說他再也不會出軌,我想最後還是需要行動來證明吧,女性族群對於男性族群在這方面的信賴,也是這樣的。
致理科技大學 企業管理系
性別刻板印象???
國立政治大學
B25 所以問題出在你身上啊,是你自己心有定見,那就別再檢討全體男性了,不如調適一下自己的心態吧。 想想如果一個男的跟你說,我前女友是個賤婊子,朋友的女友很多也都是婊子,所以為了自保就把所有女性都視為婊子,這種歪理你覺得說得過去嗎?
亞洲大學
B1 雖然性平確實是兩個性別都要平等 但是就目前的各種事件來看 女生確實比較容易受害啊 我覺得不用計較這麼多吧 其實只要大家都能為“不分性別地保障人權”這個核心努力就好了
馬上回應搶第 22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