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高雄大學
這個世界從小到大會被框架禁錮的永遠是弱勢 從來沒有人會約束加害者 不要侵犯別人是一種常識不用被提醒 那讓人擁有安全感 不須害怕他人侵犯的社會環境 為什麼就不是一種常識? 不檢點這種詞永遠是拿來批鬥受害者 從衣著到行為 只要你被侵犯 就是你的問題 因為你不夠保護自己 這種論調已經看到吐了 一個人被搶劫不會是受害者不夠保護財務 一個人被強姦卻會是受害者不夠保護自己 自我保護論只會檢討受害者 對加害者倒是一陣沉默 真寬容 當加害者恣意敗壞到別人警戒整個族群 再開始說別人貼整個族群胖虎的標籤 不要合理化這個社會餵養出胖虎的沉默 沉默只會助長傷害 對加害者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