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法律學系
B21 你才讓人笑爛 北市大那位講得很好啊 啊你還在跳針 你是不是看不太懂他在說什麼啊 還是覺得捍衛的價值被挑戰了哈哈所以氣噗噗 他講的是少部分受害人 「防衛意識、手段可以做得更好」 並沒有全然否定加害者的錯 這兩件事是建立在不同的主體上 可以被討論的好嗎 笑死 在那邊跳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