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放手嗎

2月2日 20:11
晚安,我是闕醫師 在醫院工作是幸也是不幸; 高壓的環境讓我心情時常無法放鬆, 但也看到人性最真的一面, 藉此省思。 這次沒有奇異的案例,僅是最真實的醫院現況。 ——————————————————— 本篇為醫院見聞分享。 . . . . . 當最重要的人瀕臨死亡,你能放手到什麼程度? 現在觀念強調善終,愛他就讓他最後一程好走;不過老一輩的觀念仍是覺得”不急救就是放棄”。 最近顧到一個病人相當棘手,令我十分感慨。 . . . . 從入院算起,已經兩個月了。 一對夫妻,都五十幾歲。L先生已經肝硬化末期,全身泛黃、意識混亂;L太太全天在旁照顧他。他們沒有小孩,也沒有其他親朋好友探病的紀錄。 L先生這次因為膿胸(empyema)入院,但老實說病況一直慢慢變差,即使用了抗生素、引流管,還是沒辦法控制不斷產生的併發症。他的身體狀況根本不能開刀。腎臟、食道、胃都像快要報廢的老爺車,苟延殘喘的運作,各種數據都像在硬撐著。 L先生插著鼻胃管、尿管、中央靜脈導管,四肢還被約束,模樣不忍直視。他隨時掉血氧(desaturation)、休克(shock)都不意外。 差不多了。 該討論病況惡化後下一步的打算,也就是介紹DNR的時機(參見之前的文章)。 . . . . . L先生以前因為喝酒喝到肝硬化(酒精耗費多少社會資源,拜託理性飲酒),去年急救過送入加護病房,所幸保住一命。自從那次出院後狀態一直都很不好,幾乎沒辦法對話,後來反覆入院幾次;生活完全仰賴太太。 L太太24小時對他把屎把尿,愛是無庸置疑。這次住院再度面臨急救的可能,她的態度很堅定... 「盡量救啊」 「簽了DNR就是放棄他」 「該急救就急救」 「拜託醫生幫幫忙,謝謝啦」 L太太是療養院清潔工,人很客氣、就像親切的台灣阿桑,很配合醫療行為,但是她始終並不明白善終的意義。即使我每天找她聊天超過半小時,善終的概念對她來說只是放棄。 她也不了解急救兩個字背後的代價。 隨時要推出急救車,開始壓胸,監測心電圖看看是否需要電擊。準備要插氣管內管(on endo)、施打急救藥物(bosmin)、抽血、照X光,這些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執行。還不包括行政流程呢!以上醫療行為都要電腦開單,聯絡學長學姊支援、聯絡加護病房,寫交班單,簽同意書...數不清的流程。 如果是身強體健的病患,急救是必須做的。(DNR也不適用) 但對於L先生,救與不救最後的結果,很可能都是死亡。這些令人痛苦的醫療處置,真的值得一拼嗎? . . . . . 某個下午,L在病房被痰和血嗆到,就被插管(endotracheal tube)了。不定時炸彈終究要歸零,至少白天人力充足時趕快處理,避免值班的人找我算帳。 之後,我把L先生送入加護病房。 離開時,在外等候的L太太對我說謝謝。 「不會,應該的」簡短的回答後,我有點無奈的快速離開。我感慨不可逆轉的生命歷程正在我眼前上演,當局者尚迷,我不便多說什麼。 要生氣的罵她為什麼要折磨病人嗎 要握住她的手說請放心我們會盡力搶救嗎 要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敷衍她嗎 . . . . . 過了幾個禮拜我突然想到L先生的事件,打開醫囑系統,瞄一眼加護病房的病患名單。 心頭有點酸酸的。 總之我要學的還很多,先這樣吧👌
Raising of Tabitha
肝硬化各種併發症 ——————————————————— 不好意思,越寫越感慨😆 我自己很怕落落長的文章,但是心情抒發難免要講一堆。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551
回應 68
文章資訊
熱門回應
對家屬來說也是一種不捨吧 捨不得放手 不想接受最愛的人即將離開的事實 所以硬撐著 期盼著奇蹟出現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學系
不知道醫師解釋DNR時的措辭是怎麼樣的呢? 在我解釋DNR時,我都會很明確的說:做了(on endo、心外按摩、電擊等)不一定救得回來,有可能只是延長時間而已,最後還是會死亡、不做,或許會好,有奇蹟出現,也或許可能一兩天後一樣會往生 大部分的家屬理解後,就會簽DNR了 遇到這種情況,也是很進退兩難,以病情來說我們都知道救不回來了,但也能理解家屬捨不得放手的心情
我阿公是死都不要急救 他在家彌留之際時 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就吐完最後一口氣走了 我覺得一些老人家應該比較難理解"活著"和"只是能呼吸"的差別...
共 68 則回應
國立澎湖科技大學
頭香耶耶~
輔英科技大學
卡卡看,可以搶到幾樓呢😂😂
不放手,直到夢想到手。
國立成功大學
看完之後有種淡淡的難過ˊˋ
國防大學 電機電子工程學系
2 沒想到離二樓這麼遠@@ 是說真的發人深省......
對家屬來說也是一種不捨吧 捨不得放手 不想接受最愛的人即將離開的事實 所以硬撐著 期盼著奇蹟出現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學系
不知道醫師解釋DNR時的措辭是怎麼樣的呢? 在我解釋DNR時,我都會很明確的說:做了(on endo、心外按摩、電擊等)不一定救得回來,有可能只是延長時間而已,最後還是會死亡、不做,或許會好,有奇蹟出現,也或許可能一兩天後一樣會往生 大部分的家屬理解後,就會簽DNR了 遇到這種情況,也是很進退兩難,以病情來說我們都知道救不回來了,但也能理解家屬捨不得放手的心情
國立臺南護理專科學校
今年也是經歷了家人的離去,所有人都在問我要不要急救,當下真的很難抉擇,眼前是最愛的家人,到底怎樣才是對他最好的抉擇,雖然最後還是決定簽DNR,但是到現在還是會想這個決定到底是對還是不對
真的是一堆人對於sign DNR 的概念都沒有 實習的時候看醫護方為了這個 真的搞到會瘋掉 病人家屬吵完就來跟醫護方講歪理了 當然也是有很明理的家屬啦 不能以偏蓋全 . . . . . 還有武漢破病真的趕快消失霸脫
喜歡聽各種感想,身為醫師可以講出自己的感覺 讓往後遇到的人多思考DNR
致理科技大學
自己也不知道遇到這些事的時候該怎麼做
我阿公是死都不要急救 他在家彌留之際時 聽到救護車的聲音就吐完最後一口氣走了 我覺得一些老人家應該比較難理解"活著"和"只是能呼吸"的差別...
明新科技大學
我爸爸也是因為喝酒喝到肝硬化 導致血小板不夠無法開刀 去年因為車禍必須要開刀突然心跳停止裝了葉克膜 前前後後拖了一個月 那一個月對我來說都是煎熬 最後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 那時候的我心裡真的是五味雜陳 至今都在想我這樣是救了他還害了他 不知道他會不會討厭我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醫生不醫死這本書也有提到相同的問題 到底什麼是病患應得的治療, 還是最多的治療才是好的? 其實真的沒有答案,對病患,這是他人生後段被決定的考驗;對醫護人員也是一種愛莫能助的課題 也許換個角度看,只要能取得平衡應該都算是善終吧
B6 也許我太客觀了,沒辦法體會L太太的想法。奇蹟是讓天平在平衡時往好的地方倒,必死無疑的時候祈求奇蹟有點強人所難...我個人看法😆
B8 我會看家屬,有的沒法決定,有的很阿撒力,有的聽不懂我在講什麼;總之我會用最簡單的說法讓家屬懂。 該救一定救,該給的治療通通有,只是最後什麼都沒效就讓病人順順走。病人8.90歲的話家屬幾乎都會同意。
B9 有些家屬硬要讓80幾歲病人插管,我們也照辦;有的因為怕插管太快放棄拚的機會,早早DNR。 偶爾想想很正常,不要為過去的決定徒增煩惱喲
B10 不懂又不願意理解的人就算了,多說無益。反正就急救吧╮(╯_╰)╭
B11 我都是用純客觀的角度在講,希望大家能有多一點點的想法激盪
B13 妳說的沒錯。建議大家有機會去呼吸照護中心看看,會震撼到。
B14 妳覺得呢🙂 我覺得在病床邊陪著家人最後五分鐘是很珍貴的,總比我們壓胸電擊一番再請家屬進來好多了。
B15 以前的醫療是為了延長生命,現在的醫療講求「找到停損點」 哎呀平衡點好難,光是一個家庭內部聲音就可以討論一個禮拜惹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B26 真的!每個人對停損點的定義都不一樣,才會怎麼做都被怨嘆
長庚科技大學
顧過我們單位主治醫師(某P)的爸爸,爸爸是他剩下唯一的家人, 90歲,診斷肺炎,半夜血氧掉要插管了,也是看他陷入兩難,一個在醫院救人至至少30年的醫師都很難抉擇了,更何況一般民眾...
弘光科技大學 護理系
我們醫院只要有DNR的,就可以會社工、個管、安寧共照、心理諮商、身心科醫生為家屬進行會談~ 是持續追蹤不間斷,健保也有給付! 舉例我們醫院,來看診大多不能「治癒」因此病人幾乎都有「DNR」。但總有您舉例的家屬,有著屹立不搖的堅持、不放棄、奇蹟到來的盼望。可是終究不能擺著、拖著,讓台灣醫療悲歌「植物人」持續重演在ICU。 我很喜歡跟家屬說一件事,您多久沒有好好看到病人完整的臉龐?endo插著,bite咬著,嘴唇腫腫多不好看,如果可以有withdraw那天,他會希望是漂亮/英俊的。 —ICU小小護理師
中山醫學大學
其實我覺得未必不值得 我的家人也被發過病危通知 還不只一次 也曾被醫生勸過放手 但後來醫師和我們都沒有放棄 最後多活了20年(非植物人、行動自如、長期吃藥控制) 因為還愛 所以當然不願意放手
正修科技大學
之前跟我爸閒聊時有討論過 假設遇到這個問題要不要簽DNR 我們雙方都有一個共識 「如果情況真的不樂觀機率不大,那就簽」 因為我們都覺得能好好行動才算活著 假設拖著半死不活的,不論對自己跟家人而言,都是一種身心折磨 去年五月的時候我家寵物生病了帶去看醫生 她的情況很不樂觀 到後面根本是吊著點滴續命 那時醫生有問我要不要簽DNR 一開始我是說不簽 花多少錢都無所謂,能救回來就好 但後面她連呼吸感覺都很費力,連喝水也都會吐出來 其實看到她這麼辛苦我也很捨不得,當下直接去櫃檯請他們幫我改成DNR吧 也很慶幸她走的最後一刻我都陪在她身邊 而不是讓她在不熟悉的環境離開 後來才想通 原來不放手是不捨得面對他們的離開 而放手卻是因為捨不得看他們繼續受苦
B28 每個病家都是獨一無二
B29 妳講的太好了。祈求奇蹟其實很殘忍,因為正在受苦的是病人,家屬以為病人就是睡著了沒事,但根本每分每秒都是痛苦,病人沒辦法做出回應罷了
B30 每種病預後不一樣,身體條件也不同;我不是勸大家通通放手,只是要想一下「如果拼下去的後果更糟,還要繼續拼嗎」
B31 辛苦了。 寵物也是摯愛,讓他在熟悉的環境與家人道別,也是幸福的一種。 另外,DNR只適用在末期病人危急狀況;譬如年輕人簽了但之後車禍要急救,這時必定要救,不會啟動DNR。
國立臺北藝術大學
還蠻好奇既然已經有安寧醫療這個選擇那到底還需不需要安樂死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系
做了很多浪費醫療資源的事 明知道就是一顆菜在那邊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系
有時候還是要站在家屬的角度多想一下 因為太愛了捨不得放手! 況且他可能只有自己一個人? 沒有小孩之類的親人 就夫妻兩個 如果他的觀念就是簽了等同於放棄 那你說服他簽了之後 他之後還是一直覺得自己如果不簽是不是對方可以活呢?(我的奶奶就是這樣! 過了好幾年了悲傷歷程還是沒有走完! 很多事本來就沒有錯與對 而且有些你本來覺得一定會死的患者 後來還是能活動自如的生活!我們看來真的是奇蹟 但誰不希望自己的家人也能有這種奇蹟呢? 雖然我也覺得推廣DNR很重要! 但感覺應該看看情況再決定 畢竟醫護人員的同理心及陪伴 對家屬的悲傷歷程是很重要的
正修科技大學
B35 我們討論的時候還沒有病人自主權力法,那時DNR最符合我們的需求 但要認真說的話,病人自主權力法才是我們真正想要的
朝陽科技大學 社會工作系
闕醫師您好: 我不定期會看您發表的文章,我不是忠實粉絲,但我十分尊敬與佩服勇敢站在第一線的所有醫療人員,沒有您們的付出,就沒有您們身後這些風平浪靜。 我的爸爸有喝酒習慣,本身抽血也有脂肪肝和尿酸(還不到痛風),我和家人勸他勸了十幾年,軟硬兼施都無可奈何,每天都很擔心他的健康是否能讓他這麼揮霍。 我曾經想去檢查我和我爸爸的肝能否符合移植配對,怕萬一我爸爸的肝功能異常就可以用我的肝頂替上去。 今日看了您這篇文章,我今天下班後想將它給我爸爸看,我想告訴他如果不及時改過來,有天走到像這個L先生一樣,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辦法像L太太一樣有耐心、有毅力、不會對我爸爸發脾氣。
新加坡理工學院
對啊,我所在的病房幾乎每隔一段日子都會遇到這類型的家屬。 要知道,在我們這裡,通常拒絕DNR/要求多多的都是有學問、有錢的家屬。 就我們都見慣不管了,哈哈有時候我覺得只有他們親眼看到自己愛的人插滿管子躺在icu病床時才會更有感觸。 也有時病人在保留一些意識時會趕緊和家屬說放棄急救。 我們都知道啊,放棄急救感覺就很沒人性、很不孝啊。 可是我們更看重的是quality of life。如果急救後,他還能怎麼生活、能否自理。 如果你要我插滿鼻胃管、尿管,躺在床上無法自理,時不時還被自己的痰哽到要被抽痰,再不然就是呼吸管無法保障saturation,要插喉管,哦我才不敢想像 我早就和我媽說了,若我被急救後無法恢復正常生活,請放棄急救我。我想有尊嚴地過完我一生。 在這裡是有所謂的ACP,不過我也曾經經歷過家屬推翻病人在還意識清醒的情況下做的ACP。 其實是違法的,不過他們是直屬,醫德上、法律上這行為是違法的。不過還是有一些醫生會被牽著鼻子走。 這時候我覺得palliative team是最理智的。他們可以很清楚的表達立場,並堅持跟著ACP的意向,讓病人走完他已決定好要走完的最後一程。
安全感以及害怕跟不捨吧 沒任何親屬朋友探望紀錄,沒有子女... 全世界她只有他 有提到她很願意配合醫療行為 我想她也不是不明白醫師的話 只想逃避只想聽自己想聽的 這是人性害怕時會出現的。
文藻外語大學
很多人觀念轉不過來就是轉不過來,說再多也是一樣的,然後還有那種明明就已經斷氣 還要做樣子戴著氧氣罩留一口氣回家的,真的沒必要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系
B43 直接說沒必要好像有點不好? 可能你覺得沒必要 但有些人就是希望可以最後一刻是在家裡! 沒有什麼做法是一定對的吧 而且有些老人家就是希望最後一刻是在家裡 雖然說過世就過世了 但也要顧慮家屬的感受啊 家屬的悲傷歷程真的很重要 可以讓病患跟家屬都沒有遺憾是最好的!
中臺科技大學
身為讀相關科系的我們總是看的比較客觀比較遠 但我覺得這種事應該沒有所謂的哪一種比較好 畢竟人命呀 是很難用幾句話去概括決定的
樹德科技大學
我阿嬤現在也在加護病房,沒有文中的先生那樣嚴重,但也不能說多麼好。 上次去看她的時候,阿嬤出現了加護病房症候群,用著虛弱的氣音跟我說著「我很害怕」、「我差點被殺死」。 儘管握著她的手,但已經在加護病房裡待了快一個月的她,似乎無法從我想要給她的溫暖感受到安定,兩眼還是失神地望著前方說著那些話。 我就在想著,這樣是孝順嗎? 阿嬤是活著了,旁邊的心電圖就是事實,但是她必須住在這個她討厭的醫院,沒辦法跟她的街坊鄰居見面,還要插管、偶爾要引流手術,真的是孝順嗎⋯⋯
仁德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曾經有OHCA 90歲阿公被救回來 on上低溫及三管後入ICU 家屬隔了1個禮拜才願意sign DNR 結果為的不是親情 而且財產
國立成功大學
你說24小時把屎把尿是愛我不認同, 多的是長久以來的習慣被內化為奴性, 只好用道德、孝道、愛這種看似崇高的情操來催眠自己罷了。
B0 因為還有希望啊 所以他們不認為那是折磨 不然現實一點就是老婆為了繼續拿退休金之類的(茶
國立勤益科技大學
當年我阿嬤也是執意要救中風半癱的阿公 然後原本很活潑喜歡各種戶外活動的阿公 在還能夠繼續活著的每天 完全不能自主行動 就連只是一心想尋短 卻連拿起利器的能力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