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原創 玩遊戲果然還是開心最重要 #004

8月2日 11:44
玩遊戲果然還是開心最重要 / 大綱: 不擅長玩遊戲的我,因為朋友的利誘威脅下開始了名為「未來世界」的遊戲旅程。 能力配點什麼的,技能搭配什麼的,大概就好了啦,玩遊戲何必搞得像考試哩 ? 雖然不像許多動漫主角一樣,發現超強隱藏技能、得到世界級神器,但靠自己的努力和與朋友間的默契,還是可以邁入遊戲頂端的。
/ 04 不明生物   我在荒野中狂奔,身後十幾隻尖耳綠皮、長相醜陋的哥布林,面目猙獰地手持小刀追逐著我。   「牡牡,使用腐蝕液」   一個箭步我躍上一旁的岩石,原本在肩上的牡牡聽到命令,立刻跳了起來,在空中朝著目標噴灑出深黃色的腐蝕液體。被淋到皮膚的哥布林們立馬冒起水泡和白煙,紛紛發出刺痛的哀號。   趁這個空檔我馬上拉起滿弓,三支箭矢同時射出,附帶著「腐蝕」技能,近距離命中最靠近我的三隻哥布林,一箭斃命。見狀,其他同伴也沒時間再管身上的疼痛,大聲發出怪吼、拿著小刀朝我衝了過來。   我保持冷靜沒有移動,不斷持續地發射箭矢,如同機關槍不停地掃射著眼前的魔物。   哥布林的血量雖然不多,但牠們聰明狡猾、速度敏捷,而且總是成群結隊。不用多少時間牠們就看透了我的攻擊模式,馬上分散陣形,藉著數量優勢團團將我包圍。   一個側身,閃過左手邊的攻擊,接著揮動弓身一技砍擊結束了對方的生命。這時,右手邊兩隻哥布林抓住我這個沒有防守的空檔,同時發動攻擊。我連忙持弓後退,發射兩支箭矢,直接命中牠們的腦門,但依舊晚了幾步,牠們沾有毒液的小刀已經擦過我的肩膀,讓我進入中毒的異常狀態,血量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減少。   「牡牡,使用漣漪。」   看到狀況危急,牡牡連忙回到我身邊,接著一股淺藍色的波動由牠為中心往外擴散,將原本將我包圍的哥布林擊退好幾公尺。   這是牡牡新學會的技能,雖然沒有太大的殺傷力,但用來突破重圍倒是非常方便。   「治癒術。」   沒有浪費時間,我雙手合十,一道白光壟罩,回覆了四分之一的血量,也解除了中毒的異常狀態。   剛來到哥布林荒野的時候,因為不習慣這裡魔物的戰鬥模式,還有難搞的中毒傷害,害我吃了不少苦頭,所以當我發現商店有販賣回血的技能時,當下毫不猶豫地買下了,雖然我隱約有種會被喵喵嫌棄的預感。   漣漪的效果只能維持三秒,時間一過剩下的五隻哥布林一同擁上。   「牡牡,使用彈跳撞擊。」   一聲令下,牡牡飛了出去擊中一隻哥布林的鼻子,接著像是乒乓球一般,連續撞擊每一隻哥布林,我趕緊拉起弓,箭矢劃破空氣擊中目標的右眼。接著緊握弓身衝了出去,以自己為圓心旋轉,銀白色的弓端揮出一道半圓,將前方的兩隻哥布林砍成兩半。   突然背後一股殺氣,我下意識地將弓身尾端往後一刺,正中想要從後面偷襲的哥布林。最後一個轉身,我架上兩隻箭矢,箭頭尖端正好指著舉起小刀準備攻擊我的僅存一隻哥布林。   我們互看了零點幾秒,接著拉弦的手一鬆,還來不及哀嚎,所有魔物化作一陣光,消失地無影無蹤。   呼!   鬆了一口氣,差點以為要死掉了。   雖然說遊戲中的痛覺只有現實的三成,但我還是很不喜歡受傷的感覺,對於自己玩到現在都還沒有死亡過,我真應該給自己一點稱讚。   突然牡牡身上閃過一道微光,升到了五等。   叮叮咚!   牡牡習得新技能,「漂浮」。   正當我還在思考這項技能的功用時,原本在沙地上打滾的牡牡,突然像是氣球一般緩緩飄了起來,然後在我視線高度的地方靜止不動。   「姆姆姆姆!」   發現自己漂了起來,牡牡發出開心的聲音,然後在我的身邊快速地繞圈著,接著又衝進我的懷裡,似乎想要我摸摸牠,奮力地往我的手臂裡鑽。   「牡牡真棒。」我一邊誇獎一邊輕輕地摸摸牠的頭。   不得不說遊戲裡面寵物的情感真得處理得很好,不論是跟主人的互動,或是撒嬌的模樣就像是一般的小貓小狗一樣,讓人無法不疼愛牠。   晚風徐徐吹來,望著即將西沉的夕陽,我決定先休息一下,找了一個沒有遮蔽物的石砌平臺坐了下來,並切換原有的玩家模式至旅人模式。一旦轉換成這個模式,就不會被魔物攻擊,可以讓體驗者更加悠閒地享受這個世界。   突然靈光一現,我把背包裡的其他史萊姆蛋拿出來放在地上,接著一頭躺了上去,又冰又軟,真是舒服。   仰望著廣闊天空,與乾裂貧瘠只有仙人掌的荒野截然不同。   靛藍的底色之上,一絲絲雲彩被染成了橘黃,兩個又大又圓的月亮逐漸變得清晰,這是在地球上看不到的光景,只有在這個虛擬世界才能夠看到的奇觀。   打了一個大哈欠,牡牡躺在我的肚子上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想著想著我也慢慢失去意識。 /   等我再次醒來已經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覺得一股寒意上身,讓我不經打了冷戰。   睜開雙眼,望著滿天的星斗,我一時搞不懂自己到底身在何處,過了幾秒之後才想起原來自己還在遊戲之中。   腰痠背痛地坐了起來,被我當作枕頭的蛋因為沒有滿足溫度條件,所以沒有孵化,倒是原本睡在我身上的牡牡不知道跑哪裡去了。   四周光線很昏暗,我身上並沒有任何發光或可以點火的工具,只能依靠微弱的星月光芒行動,才不至於摔倒或撞到多刺的仙人掌。   突然不遠處傳來奇怪的窸窣聲,我皺起眉頭,往聲音的方向前進,終於在一顆大石頭的旁邊看到了牡牡。   「牡牡,你怎麼可以亂跑勒。」   我一把將牡牡抱了起來,後者乖乖地沒有掙扎,只是目光一直盯著某個地方不曾移動。   怎麼了?有什麼東西嗎?   我疑惑地往前幾步,瞇著眼睛著想看得更清楚。   似乎是被我的腳步聲給驚動,前方的不明生物動了一下,抬起了黑色類似頭部的糰狀物,上面有著一個大大的開口,裡面布滿了尖牙。   這時我才發現牠的身體下正壓著一隻已經死亡的哥布林,而且後者的頭已經有一半被啃得不成人形。但傷口處並沒有流血或肉塊,而是出現一些突兀的網格狀物。   就在我還在思考的時候,那團黑色的東西突然伸出好幾隻像是蜘蛛般細長的腳,接著以扭曲又快速的姿勢奔走,只在身後留下一連串像是亂碼的不明數字符號。   難道是什麼特殊魔物嗎?   我當然沒有放過這個好機會,趕緊追了上去。   我一邊追逐一邊嘗試攻擊牠,但當我的箭矢接觸到牠的瞬間,馬上變成一連串不明符號,然後吸收進牠的體內。   這真是太詭異了。   突然一個轉彎,牠躲去一個巨石的後面。   我立馬追了上去,沒有注意到巨石後方的異常火光。下一秒一個人影出現,我們兩個撞得正著,重重地摔在沙地上。   「好痛喔。」我摀著頭抱怨著,這樣的撞擊力道居然還扣了幾滴血。   「誰啊!不看路的啊。」說話的人是一個跟我年紀差不多大的男生,牠的體格很精壯,皮膚幽黑,頭髮是如雪般的白色。他的右手握著一根木棒,一隻火之史萊姆,牠正用短短的小手抓著木頭的頂端,散發微微火光。   「黑天?」   我馬上就認出眼前這個人,雖然說人物外型有點調整,但我不會認錯。   「芝麻?」   聽到我叫他的名字,對方馬上也認出了我。   黑天是我在「新地球」時常常來往的商業夥伴,遊戲裡他是以收集特殊素材像是稀有礦物、獸牙獸骨及特殊藥草為行業的素材收集師。身為鍛造職業的我,常常會去他的商行購買材料,久而久之也熟得一踏胡塗,而我用來打造「湛藍現象」的日礦,以及喵喵身上「白銀盔甲」的龍銀,都是出自他之手。   「這麼巧,你也來玩這個遊戲喔。」我站了起來,也順便拉了他一把,不得不說虛擬世界真是小,總是會遇到認識的人。   「對了,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一隻奇怪的黑色魔物。」   突然想到重點,我趕緊問他。   「黑色魔物?」黑天疑惑地看著我:「沒有耶,倒是你有沒有看到一隻會發光的香菇?」   發光香菇?   黑色魔物?   我們互看了幾秒,不禁笑了出來,看來對方不知道自己正在找的東西。   「我在找只有在夜晚的哥布林荒野才會出現的膽小夜光菇,不過牠們逃跑速度好快喔,我根本抓不到。」   「是喔,我剛剛也發現一隻像蜘蛛的奇怪魔物,而且牠居然在吃哥布林耶!超詭異的!結果追趕的過程就撞到你了。」   我們隨意地聊起彼此剛才的經歷,接著黑天視線突然停留在我懷中的寵物。似乎是感到害怕,牡牡飄了起來,躲到了我的背後。   「你這隻史萊姆還真是奇特耶,居然會漂浮。」   黑天繞到我身後,接著開始在牡牡身上東看西看,還不時用食指戳戳牠,牡牡發出委屈的聲音,又馬上躲進我懷裡。   「不要欺負我家寵物啦!你自己不是也有史萊姆嗎?」   我一把將他推開,黑天則是一臉「看一下有不會怎樣」的表情。   「不一樣啊!史萊姆有好多屬性,好想每一種都養一隻喔。但我今天下午打怪打了好久也只打到一顆蛋而以。你說對不對呀,太郎。」   黑天突然自顧自地對著火之史萊姆說著,後者則是扭扭身體發出聲音回應。   居然有人想要養史萊姆,我還以為只有我是特例獨行哩。   「不然這樣吧,我這幾顆蛋給你吧。」   我從背包裡拿出那三顆蛋交給黑天,他則是一臉不敢相信。   「真的嗎?真的要給我嗎?」   「對啊,反正我已經有牡牡了,這些就給你吧。」   「謝啦,不愧是我家小芝麻。」   黑天突然搭住我的肩膀,用力拍了幾下。他有時候太開心就會這樣,不過他總是忘記控制力道,害我差點嗆到,看來果然還是該點一些防禦力的。   「那做為交換給你這個吧。」   收下我的史萊姆蛋之後,黑天開始在背包裡翻呀翻,接著掏出了一枚作工精緻的銀色戒指,上頭還鑲著深邃的黑色石頭。   「這是用魔棲石製成的戒指,可以將寵物收入其中,這樣牠們可以休息也可以回血。」   看到這麼好的東西,我當然是還不猶豫地收下啦。   而且這場交易怎麼看都是我賺,沒有理由拒絕。   最後簡單聊了幾句後,我才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離跟喵喵約的時間只剩一個小時,只好趕緊跟黑天道別,相約下次再一起去探險。
愛心
3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