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跟那個男生在一起 也沒跟那個男生上床 他沒追我 他只逗我笑 我跟他幹話笑著聊天 也跟男生說我快要整理好離開男友的情緒 這些看在我眼裡都已經是曖昧了 有人問我那麼缺幹嘛不分手 是啊我缺的話 我可以毫無保留的滾開 找下一位男人 我放不下 我知道我會一直哭一直喝酒 生命少了活得意義的那種感覺我之前吵架的時候都深深體會 只有讓自己做好準備再瀟灑離開 這就是我的作法 對我自己最好的作法 而不是為他著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