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東華大學
我也這樣過 拍拍 我那時候根本就像喪屍一樣 連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同班同學都和我說 光是看到我本人就可以感受到 我身邊的氛圍整個是黯淡的 然後好一陣子都沒有笑容 我自己真的都沒有察覺到以為隱藏的很好 這種事真的要靠時間沖淡 還有朋友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