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的時候我寫了一首長詩 被拿去全國展覽 當時還請了個詩人叫白靈 寫了首短詩叫風箏的那個 學校原本希望白靈可以為學生的詩做品評 結果十首詩裡面 幹他媽直接跳過我的 跳過還不算 之後來補刀 他說我的詩太長,他不喜歡 我問號 從那之後我就決定我本命是余光中 我寫詩從來不是為了讓誰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