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醫學大學
B16 放在鐵道博物館專區我認為是可以的(空間也足夠),但是可能要有限度開放。 至於參觀人數的問題先針對目標群眾(官員和平交道違規者)。官員的部分真的很遺憾的說這是台灣政治長久以來的沉痾,而且政務官只重視那些「有選票」的事件(二二八、白色恐怖等、311核電事故等),這個部分也是我們需要學習的部分,除了事故博物館的外殼以外,背後的作為也要跟著學(日本對重大鐵路事故的重視可以參考下面附上的維基百科連結)。基層員工的部分(尤其針對駕駛、車掌)我覺得需要將參觀這樣的博物館納入訓練項目之一。 駕駛的部分我認為短期內可以先將目標設為道安講習的內容,針對高風險駕駛優先教育會比較重要。 一般民眾的部分是否開放我認為還有待商榷,畢竟需要考慮受害者家屬在短期內再次看到同樣的現場可能會造成二次傷害,而且我想一般守法的民眾不會太需要這種震撼教育。